返回

笨蛋,精英,正义的死者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老五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“死神。”
    “不是死神,是.”
    “是化名吗?”
    “当然。你见过有人叫这名字的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    看来他不打算告诉我真名。
    “我在这里排行第五,所以是。”
    “这样啊。那就是说你的上头还有老大老二咯?”
    “嗯。老大,二子,小三,阿四。”
    “你们这称号也太不统一了吧。”
    “不要在意这种小事啦。”
    真是个随便的死神,不过有点想见见另外这四个人。
    我们谁也再没有说话,走了一阵。他说要带我回顾人生,但从刚才起我们走过的尽是陌生的地方,我开始疑惑。
    “啊,不好意思。那个……,我们现在是在哪儿?如果没记错,我死之前没来过这个地方。”
    我们正走在一片林荫小道上,两旁绿树丛荫,风光无限好。但是我印象中是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的。
    “哦,是我家附近。吃的太撑了,先走一走,消消食。”
    他再次令我哑口无言。不,其实如果在场的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话,我想用尽全身的力气,从丹田里爆发一声,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------------!!!!!”
    神都是这么随便的么,还是只有这个神是这样。如果所有的神都这个德行的话,那人类的发展和地球的未来恐怕没什么好期待的了。
    “你们这一区是我管辖的,我负责把控整体,一般走马灯过场这种小事都是我的部下在做的。”
    “听着怎么跟一般公司的管理制度差不多啊……,那你平时的工作是什么??”
    “管理那些个不中用的东西呗,真是没几个经得起玩的。”后半句虽然很小声,但确实被我听见了。真是哪个世界都有这种上司啊……以玩弄自己的部下取乐的。
    突然觉得自己很滑稽。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?”笑着问我。
    “嗯,没什么。我只是感慨,虽然活着确实没什么好事,但是死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我真笨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!实际是不管在哪里都差不多的。每天都有和你一样想法的人寻死,但是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也觉得,其实没什么好不好的。都是对死亡抱有太多的希望了。”
    的视线不在我身上了,他抬头看着前面。
    “因为活着的时候看不到嘛,所以多少有些向往的。事实上看到之后觉得和我之前在的世界没什么两样。”
    “希望总是在的,殊不知绝望的根源都是来自希望。”
    的脸上忽地失去了表情,他停了下来,我也跟着停下来,我们站在林荫道中,只有我们两个,我除了风吹动树木的声音以外什么也听不见。
    我无法从他身上读取到任何情感的流动,他一动不动地站着,像换了一个人。也许我说了不该说的话,我想要道歉解释却不知道应该针对什么,只好保持沉默。
    “死都死了,就不要想那么多了。”他又恢复了刚才的状态,轻快地向前进。似乎刚才的那一瞬间未曾发生过。
    神总是喜怒无常的。
    带着我走了一大圈,最终我们走到了一条窄巷处。从入口就能看见,这条巷子不是一般的窄,能不能把自己塞进去都是个问题。我看看,他似乎跃跃欲试。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真的要走这个吗?通不过吧?”
    “没错。这是唯一的路。”神情坚定。
    他横着身子,像螃蟹一样滑进了巷子两旁的墙缝。这个姿势实在很滑稽,不过我也没工夫笑了,学着他的样子横行进了窄巷。
    不知道这样横行了多久,突然一阵风穿过这条细小的甬道,愉快地说,“到了!”,说着改变了姿势,我知道不用再当螃蟹了,加快了步伐,在我两旁的障碍物消失的那一刻立刻转身。
    进入视线的强光让我眯起了眼睛。
    我低下头,慢慢地睁开眼睛。脚下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地,我认得这个地。
    一抬头,即刻出现在我身边,他双手背在身后像个长者一样。
    “想起来了吗?”
    我点点头。“嗯。这里是我去小学的路。”话音刚落,本来安静的四周突然变得嘈杂起来。
    身后出现了很多孩子,都是经过这条路去学校的小孩。
    我想给这些小孩让路,抓住我的胳膊,“你不用动。他们看不见我们,也碰不到我们。这是残像,只是记忆的片段之一。”
    我恍然大悟。我的人生走马灯开始转了。
    但为什么是从小学开始?这个难道不是从出生开始一点一点回顾的吗?
    “突然从小学时代开始吗?走马灯都是节选的吗?哈哈。”我打趣地问。
    只是看着我,又看向别处,没有说话。一直聒噪的人变得安静,总会叫人有些不安。我也不好说什么,靠近站着,和他看向同一个方向。
    当看到转移视线的瞬间进入眼帘的事物时,我验证了自己最初的想法,不如不看。
    那是小学时候的我,低着头,步伐缓慢地走在一群孩子的后面,看不到表情。
    我很确定,不是什么愉悦的表情。
    我清楚地记得,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再也无法发自内心地感觉到快乐的。
    小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边说边走,只有我一个人慢慢地走在人群后面。
    我侧了一下身子,瞧见被头帘挡住的脸。说不上是什么表情,总之视线固定在脚尖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    “你看起来很沮丧啊。”看着我说。
    “你说哪个?”
    “两个都是。”
    “我那时候特别讨厌上学。刚从外地搬到这个陌生的城市,一切都不一样,人也是,生活也是,特别不适应。每天上学都是痛苦。这个时候也想不了那么多,小学毕业是唯一的寄托了,以为毕业了就能结束痛苦,而事实是我想多了。”
    如果小学生的我知道了自己长大后没多久就吞药自杀的话,以当时的我的性格来讲,会完全放弃接下来的人生,坐着等死。正是因为那时的我对生活还多少有点期待,所以尝试了很多去改变现状,不管怎么徒劳,但内心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。
    “小孩子只看得到眼前的东西,所以他们的烦恼不会像大人那么多,他们总有一个念想就是未来,总觉得未来会更好。只是未来无法告诉他们真相。”
    淡然地说。
    我们跟着小学生的我走进教室里,小学生的我放下书包,走到老师的桌子前,将一个信封交给了老师。
    我记得这件事。
    “,我不想看这个。”
    拍了拍我的肩膀,摇摇头。我无奈,只好看着。
    “老师,这个是班费。”小学生的我把信封递给班主任,班主任把信封里装着的钱倒了出来。
    是零零碎碎的小钱凑出来的班费。那次交班费,不巧没有整钱,于是母亲找了一些零钱凑了出来,所以看起来就是很零散,我当时觉得反正都是钱,不会有什么事情。但这个班主任,这个我恨透了的班主任的行为总是能够让我的心情一落千丈。
    老师把桌子上散落的钱抓起来说,“你不觉得这样很难保管么,就不能给个整的?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家里暂时没有整的。”
    “真是连个钱都不会给。”老师动作粗鲁地把钱丢到一边,从瞅着他。我看见小学生的我的脸部肌肉动了几下,他在咬紧牙关。
    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,我感到自己血脉喷张。我明明死了,感觉却还像活着。
    “小小年纪在忍耐啊,了不起。”
    看着小学生的我,眼神温柔。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
    “我说真的。你真的很了不起。”
    他转过来看着我,眼神依然温柔。
    我无法直视他的眼睛,怕看了会忍不住哭出来。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小学生的我的身上。小学生的我仍然是缓慢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,坐下来,低着头。周围的同学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,看着这个没用的孩子。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扯了扯我的胳膊。
    我们直到走出校门都没有对话,我一直低着头,不想看见任何和这个地方有关的事物,不想因为看到了某个东西而回忆起那个时候。
    我们离开了小学校,走了几步之后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化,变成我刚刚来时的景象,周围是绿树红花,这里才是天堂。
    “觉得怎么样,小学生的自己。”
    找到一棵树,坐下来。我也在他傍边坐了下来。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啊,惨兮兮的。”
    我讨厌自己这种自虐的口气,但刚才的景象实在让我无法平复心情。
    “那时候我上课听不懂,老师方言很厉害,我不懂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懂。成绩一直都很差,然后表现也不怎么好,就像刚才那种事情经常发生。总是因为一些小事情被老师骂……。其实骂我就算了,我受不了老师和同学轻蔑的眼神……,说真的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,不就是用了几个零钱吗,那难道就不是钱了吗?老师为什么要那么生气……我不懂……”
    不能再说下去了,我已经听见自己的声音变得又尖又细。每次情绪一上来就会这样,这也是我不喜欢自己的一个地方。
    “那个老师真是个人渣啊。应该毙了他”
    抓了一把草,连根拔起来向前一扔。他神情淡然,语气和行动却是很情绪化。我在想他是否是在安慰我,不由得一阵感激。然而看到他这样做,我忽然有种抱歉的感觉,我刚才一激动,让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了,或许让为难了。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。”我站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草。
    “不着急,慢慢来吧。我们有的是时间的,在这个世界里,时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。”
    他露出身为男人有些过分妩媚的微笑,轻轻道,“你已经死了,可以放慢节奏了。不必像生前那样着急。”
    拍拍我的头,说“我们今天就先回去,人生的走马灯对大多数人来说挺快乐的过程,不过那是自然死亡的人。你们这种自杀的最难办了,心灵比那些人脆弱了几百倍。反正死都死了,在这里慢慢疗伤吧。然后重新做个快乐的死人。”
    这话听着挺别扭的,但说的有道理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